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不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章

    放学回家的陆文龙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就是个一室一厅的老房子,除了客厅一面墙满满的各种书籍,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家里没人,父亲到沿海打工已经两三年了,春节都不一定回来看看他,母亲最近承包了一个柜台,三天两头都要出去拿货发货什么的,根本就没注意儿子的生活状况,更别提学习状况了。

    十四岁的少年没觉得有什么不习惯,打开灶头给自己下了一碗面。等着烧水的过程中,习惯性的抓起一本《菜根谭》,有滋有味的看上一段,甚至下好了面,端着呼噜呼噜吃的时候,还乐呵呵的看着“操履不变锋芒不漏”撇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你以为麻布口袋装钉子,那钉子尖能不容易出来么?”

    三两下吃完洗了碗,到阳台上用叉棍收下一件昨天刚洗好的衬衫,已经干透了,穿好,习惯性的扩扩胸,感觉动作没什么妨碍,才在阳台边吊着的沙袋下,拿了一根橡胶棍别在腰上,出门上班。

    是的,没错,陆文龙上了初中没多久,就开始在外面做零工散活了,十二三岁的小孩能找到什么正经活?所以也就在小赌博的麻将馆,端端茶水,帮忙跑腿买烟送吃食,晚上六点半点到十点多,一个月五十块,偶尔碰见赢了钱的老主顾开心,也许会打赏个几块零钱,不过碰见输了钱大骂小兔崽子触霉头,甚至拳脚相加的情况更多。

    在现在普遍工资三四百的年代,加上点偶尔出现的生活费,陆文龙还是能勉强靠自己生活了。

    麻将馆老板姓庞,真是胖乎乎的一老头,头发有点花白了,穿一件黑绸对襟衫,有点旧,也有不少印痕,手里拿把蒲扇,坐在靠墙一张八仙桌边,桌上整整齐齐的放满白色盖碗茶盅,每个茶盅里已经撒了一点茶叶。

    陆文龙卷起袖子手脚麻利的端上一盘子茶:“庞叔您好……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啊!”

    庞老头想踢他屁股:“老子天天都这副模样,你打招呼换个花样好不好?!”

    陆文龙笑呵呵的给茶盅掺上滚水端出去,还有认识的打招呼:“小六今天上班迟到,庞爷不扣你钱?”

    小娃子回答得精神:“扣勤工俭学的钱,是要遭天谴的……”笑声一片。

    不过这种地方也是混混扎堆的,今天陆文龙就算是运气不太好,端上一杯茶放在麻将桌边的茶座上,一个正打麻将的混混就看着他:“小茶倌?衣服不错啊?”

    衬衣是父亲从广东寄回来的,款式确实不错,只是几年来见得少,估计错了儿子在营养不良下的发育体型,稍微有点大,但条纹的款式有点修身,让小男孩看上去还是很精神,加上一贯剃的板寸,如果不是脸稍微黝黑了点,还说得上相貌堂堂偏小白脸,主要还是因为有点瘦。

    陆文龙低头看一下,笑:“随便穿的,您用茶……”

    混混直接:“脱了给我,待会我去舞厅……”这位确实穿得不咋地,下面牛仔裤还可以说是故意做旧的,上面的t恤是白色丝光的,领子都黑得可以刮油了!

    陆文龙还是笑:“大哥玩牌玩高兴,就别找我们小崽子开心了……”

    混混随手抓颗瓜子砸他脸上:“叫你脱就脱!别唧唧歪歪,老子动手就不好看了……”力量不大,可够侮辱人的,瓜子尖似乎刮得陆文龙脸上有点火辣辣。

    然后这个混混看看陆文龙有点桀骜的眼神,半起身就是一耳光!狠狠的扇在陆文龙的脸上,一道清晰的五指印很快就浮现出来……

    茶馆里不少人就抬头看看,见是一个小混混和少年吵骂,笑骂两句,继续玩自己的。

    陆文龙放下茶盘,看看和他一块打牌的是三个老头和中年人,都埋头装没听见,就摸摸脸,做个解扣子的动作,脚下却往外走……

    混混喊他:“嘿!小崽子,往哪走?”

    陆文龙几步走到门口,然后一离开门口,就转身从后腰抽出那根橡胶棒……

    这是自己做的防身武器,黑色橡胶水管两头用圆木塞堵住,中间填满铁砂,木塞是用铁丝横穿固定住的,万一被逮住,拔掉木塞,放掉铁砂就是毫无威力的胶管,现在拿在手里就很有点沉甸甸的,他可不愿意随便就带把刀子在身上,被警察抓住或者对方抢过去,那就不是小事情了。

    果然听见那个二十岁不到的混混骂骂咧咧起身追出来,刚一迈出门,进到黑暗中,就被陆文龙劈头一闷棒打在头顶上,还没等回过神是怎么回事,陆文龙就改劈为抽,横着狠狠抽在脸颊上,这一记比刚才还有效,下颚骨和耳根处的重击,让这位顿时踉踉跄跄了……

    可陆文龙还是太小了,力量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