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59 一眼既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数千兵马齐齐止步,不再追杀异奴团团员。仅剩的异奴团成员获得了些微的喘息之机,但他们并没有松口气,反而面容惊恐的扭头看向身后的飞沙集。

    不仅是他们,中年人也在看,老头也在看,所有人都在看向嘎吱声传来的地方。

    大风刮起,呜呜作响。风沙吹卷,如迷似幻。

    嘎吱,嘎吱,不紧不慢,一辆老车自风沙深处缓缓现身。

    仅仅看到那辆老车的剪影,仅存的异奴团成员便开始惊骇的后退。他们不顾重重包围,一个个鼓动功力嗖嗖破空全速奔逃,打算拼死突围。但中年人和老头并没有太过关注,这些残兵败将自有人收拾。中年人功聚双目看透风沙,然后他愣住了。

    老车自风沙中现身,数千包围飞沙集的兵马,也全都愣住了。

    沙沙响声中,一人跪地爬行,一人佝偻推动,老车行来。这江湖上奇人怪事太多,若只说以人为畜,那这等调调也算不上什么掉SAN值的场面。但关键问题是,拉车的那俩,在场的都认识。

    “那个是……那个不是霏雨剑王吗?!”

    “不可能吧,霏雨剑王怎么可能像狗一样!”

    “看图,图上画的一清二楚,还有他腰间那把飞羽剑,绝对错不了,就是他!”

    有人展开图册对着这边指指点点,为了防止被远高于自己的高手在战场上割草,每一个作战小组都发下了一个图册,画出了敌方的高端战力。所以在地上爬着的霏雨剑王立刻就被人认了出来,一时间简直千夫所指。

    霏雨剑王呼吸如风箱,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脸上血管都快要爆裂。无穷的羞辱席卷了他的整个心灵,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即便如此,他都完全没有更改爬行的姿态、拉车的步调。

    “后面那个是幻阴楼主吧!”

    “错不了,就是他!”

    “不可能,假的吧,这两个不都是先天高手么,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怀疑是必然的,所有人都在怀疑,唯独中年人没有怀疑。他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变为凝重,他知道那两个牲口就是货真价实的先天高手。不用别的证据,就看那老车似缓实快的速度,听听沙板划过地面那沙沙的响动,看看那劈波斩浪一样的……劈波斩浪?

    等会儿,这沙浪下面,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

    中年人一皱眉,只见黄沙如同被推挤的浪涛,而浪涛之下似乎有什么时隐时现。仔细看,再仔细看,那是……一张脸?对,没错,就是一张脸!有一张脸在“浪头”低时冒出头来拼命喘喘气,“浪头”一高立刻又像自由泳运动员一样一个猛子扎到沙子下面,用自己的脸皮在沙海中开出一条沟来。

    中年人不由惊悚。

    砂砾可不是水滴,摩擦力堪称恐怖。如此还能护住脸皮,这个垫车底的男人毫无疑问自然也是先天高手,看起来似乎还有些眼熟,想来是赵四无疑。赵四、霏雨剑王、幻阴楼主,三个先天高手,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当牛做马、甚至牛马不如,即便是天王高手也决然办不到,车上男子到底何等身份、何等修为?

    这老车冲着旗舰直挺挺的开了过来。大军环绕,但这车根本畅通无阻。不是他们不想拦,但先天拉车比最快最灵活的沙舟更快更飘逸,他们根本拦不住。

    中年人将拳头握紧,暗暗咬牙。

    如今敌我不明,中年人决定开口周旋,至少先问问情况。实在不行……浑身真气如水沸腾,披着的大氅微微鼓动,隐在袖中的手指微微弯曲,中年人已经做好了上来就开大的准备。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车上男子却率先开口了。

    “未曾想今日得见故人,杨某不胜欢喜。”男子看着甲板上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一别许久,赌王前辈不仅登上先天,更业已位列天王,可喜可贺。”

    赌王?多么久远的称呼,似乎已经隔了一辈子。

    他怎么会知道我曾经的身份?

    难道说,此人早已调查过我?

    中年人定睛望去,车上男子面容年轻,但神色平淡沉稳,不好判断年龄。惹人注意的是,他手中把玩着一根奇异的水晶。这水晶粗粗看去只觉平平无奇,只是一根大萝卜似得水晶棒,一个未曾打磨的水晶原材。但中年男人眉头一皱,直觉告诉他这水晶绝不似所见一般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