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一章 封魔,收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太极宫位于长安城中轴线的北段,始建于隋文帝开皇二年,李渊称帝后将其作为正宫,平日起居理政皆在此处当然,作为一个极不负责任的皇帝,李渊在这宫中做的最多的还是宴饮歌舞。

    在李建成、李元吉兄弟二人进入玄武门的同时,五条人影凭空出现在太极宫的上空,其中的一个正是李靖,另外的三个道士分别是赤尻马猴真灵转生的徐洪客、阐教人间道统昆仑派的初代掌教姜子牙以及号称地仙之祖的镇元子,最后却是一个面如冠玉、墨髯及胸的白衣僧人。

    “李靖携友前来拜访,望乞赐见!”

    随着李靖这一声喝出,太极宫的顶上的琉璃瓦无声无息的崩碎而后化为虚无,一个身着明黄龙袍的中年男子缓缓升上虚空。

    李靖在空中拱手为礼,微笑问道:“却不知该如何称呼?是魔祖、秦帝还是唐皇?”

    “魔祖、秦帝俱成过往,诸位只称我李渊便是。”那男子喟叹道,随即望着那白衣僧人,“刘文静,朕早看出你的身份不简单,所以不惜亲自出手取你性命,不料你竟能以假死之法瞒过朕的耳目。看你如今的这身装扮,应该是出身佛门,却不知是哪一位大德转世。”

    那僧人竟是传说几年前遭裴寂进谗而被李渊处死的开唐功臣之一刘文静,他双掌合十道:“贫僧前世为佛祖门下第二弟子,法号金蝉子,因盂兰盆会上怠慢佛法而被贬下界,不想竟与陛下有了这段君臣之缘。贫僧本来只知刘文静而不知金蝉子,幸得这位徐洪客道友点化,才得以觉醒本命元灵。并以‘金蝉脱壳’之法在陛下手中侥幸逃得一命。”

    李渊摇头笑道:“佛门最擅蛊惑人心,你与世民那逆子素来交好,想必他会走到今日这一步。少不了你的挑唆罢?”

    金蝉子微微一笑,却并未出言反驳。

    李渊又转向徐洪客道:“赤尻马猴能察阴阳。善晓天机,你能寻到金蝉子的转世之身也在情理之中。又加上你本是朕魔臂分化而出,想来发现朕身份的也是你了?”

    徐洪客稽首道:“贫道见过本尊。本尊也说罗睺、秦帝俱成过往,怎地还放不开当年的旧恨?何况天道有定,小数可易,大数难违,便是你的谋划能够成功,逆转时光重回远古神魔战场。也绝无可能改变战局。”

    李渊大笑道:“我魔族行的便是逆天之道,你现在却教我天道有定?休以为你们胜算在握,朕以长安龙脉为阵基,以城内百万生灵为养料,以数百年收集的千万凶魂为阵眼而设的这座‘逆天溯流宙光大阵’已经完成。只要朕心念一动,这大阵便立即发动,逆转时光将朕送回远古神魔战场,到时朕会用事实告诉你,天亦可逆,道亦可变!”

    李靖叹息道:“陛下以为我等既然在此。还能允许你发动阵法么?”

    李渊狞笑道:“你们阻止得了吗?起阵!”

    无数由繁复玄奥的黑色线条凭空浮现在长安城的每一寸地面上,整整一千颗拳头大小、内藏一万凶魂的幽暗珠子从地下升起,悬浮在十丈左右的空中。长安城内上至公卿权贵。下至贩夫走卒,在这一刻同时感觉到身周的天地似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泥沼,深陷其中的自己举步维艰,而体内的力量乃至精气迅速流失,若这情形持续下去,片刻之后长安城的百万生灵便要尽数化作干尸。

    “起阵!”李靖紧随着李渊发出一声厉喝。

    镇元子当即将怀中所抱的一册古朴书卷向下抛去,那书卷落地时化作一片黄光,无穷无尽地向着四方延展开去。姜子牙则擎起怀抱的打神鞭向着天空一指,空中登时现出三百六十五位正神的虚影。众神举手中的本命法宝,散发出漫天青色光华。青光交织成一座巨大无比的穹庐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