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1章 林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烈日当空,一片偌大的青苔石坪上,数十名稚嫩孩童盘膝而坐,手掐法诀,有模有样的闭目吐息,不少孩童热得受不住,偷偷扯起衣袖擦了把汗。

    石坪拾阶而上站着两个道士,一胖一瘦,年纪不大,背负宝剑,都是弈剑宗的执教道士,此时两人面容严肃,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的孩童。

    “一个个都别给我偷懒,凝气诀是修道最简单的入门法诀,你们若在这一个月内凝出一丝灵气,也不枉你们父母望子成仙之心。今日是最后期限,若是还没能凝出灵气,便意味着你们与修道无缘。”

    突然,一个孩童蹦的老高,手舞足蹈,兴奋道:“我凝出灵气了,我凝出来了,哈哈哈。”

    胖道士也面露微笑的点点头,瘦道士冷哼一声,道:“修道之人当心如止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坐下继续修炼,运转灵气一周天。”

    数十名孩童中间,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呆头呆脑,闭目吐息良久,突然浑身一震,双眼张开,目光散漫,露出茫然之色。随后似乎心有不甘,抿着小嘴,再次闭目调息,一会儿的功夫,孩童再次睁开双眼,眼中茫然之色更重,似是痴呆一般。

    “也不知林师叔哪找来的孩子,勤奋是勤奋,只是……实在痴傻了些,一个月的时间,只有他没有凝出灵气,唉。”胖道士叹息一声。

    瘦道士眼中闪过一丝鄙夷,摇头冷冷说道:“修道之途分为凝气、筑基、金丹,元婴。凝气乃是修道基石,若是一个月都凝不出一丝灵气,这等资质最好安心当个凡人,我弈剑宗当年鼎盛之时收徒,都是一日内凝气方可入宗门,如今放宽条件,此子若仍不能凝气,只怪与我弈剑宗无缘。”

    夕阳渐落,暮色临近。

    瘦道士轻喝道:“今天凝气吐纳到此为止,最后大家拿起身边木剑,背诵一遍弈剑口诀。”

    众孩童知道今天修炼到此为止,他们均凝出灵气,只待明日正式拜入山门,此时兴奋的大声吼道:“弈剑之术,如棋对弈,料敌先机,无招无我,以人弈剑,以剑弈敌……”

    背诵完毕,瘦道士挥挥手,众孩童如蒙大赦,一哄而散。

    瘦道士将要转身之际,突觉有人拉他的衣袖,只见那个痴傻孩童手里拎着一柄木剑,目露期盼,嘴里叫道:“来耍剑,我们来耍剑!”

    说完,自顾的在空中乱刺起来,毫无章法,看上去犹如画符一般。

    瘦道士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胖道士见了这傻模样,也是摇头叹息:“这半个月来,这傻孩子一直这样,也不知究竟受了什么刺激。”

    众人散去,夕阳照射在这孩童身上,映出一个瘦小单薄的落寞身影。

    弈剑宗,在洪荒大地上乃是传承过千年的宗派,弈剑祖师自创弈剑术,纵横修真界百余年,无人能敌,但自弈剑祖师之后,并无一人练成此弈剑术,如今背诵弈剑术的口诀,竟成了入门要求,以示对祖师的尊重。

    即便是千年前繁华鼎盛的弈剑宗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蚀,宗内绝顶剑术弈剑术无人领悟,更因毫无招数,只余口诀,千年后只能沦为鸡肋。宗门人才凋零,领地更是被周围的几个宗门侵蚀的只剩下方圆百里,如今只有宗主凌劫乃金丹后期修士,尚能撑起大局。

    第二日清晨。

    众孩童早早来到宗门前,依次经过测试,均有气息感应,只等宗主出来举行入门仪式,只有那个痴傻孩童体内没有一丝气感,略有失落的站在一旁。

    宗门前站立着几个头戴道冠,身扎道袍的修士,个个眼神内敛,气息浑厚,散发出阵阵威压,这些都是弈剑宗内各山峰的掌教,乃是弈剑宗中梁砥柱。几位掌教身后依次站立着数排弟子,气场十足,其中有一位掌教身后只站了一个女娃。

    那女娃生得古灵精怪,两只眼珠滴流圆,一脸俏皮,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这位掌教名为林青峰,四十岁上下,乃是弈剑宗掌管宗门阵法的掌教,执掌一座宗内最普通,灵气最稀薄的山头,名为竹峰。此时只见他眉头紧皱,拉过一旁的执教胖道士问道:“怎么回事,这孩子一个月都没能凝出气息?”

    胖道士也是一脸苦笑,道:“林师叔,这孩子其实还是挺勤奋的,就是太过痴傻,这个……”

    一旁的瘦道士接口道:“林师叔,修道之途,勤奋、悟性、机缘缺一不可,先不说凝气与否,便是咱们弈剑口诀这种死记硬背的东西,换作常人只要花上一天的功夫也能记住,这孩子却整整背了十五天,才能记住大概。”

    “哦。”林青峰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句。

    瘦道士大手一挥,大吼道:“下面背诵弈剑口诀,都给我大点声!”

    “弈剑之术,如棋对弈,料敌先机,无招无我,以人弈剑,以剑弈敌……”

    那个痴傻孩童听到背诵口诀,也是极为激动,跟着大伙大声吼叫起来。

    背诵完毕,众孩童均被几个掌教招走,只剩下那个痴傻孩童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数十个孩童没有一人选择去林青峰的门下,毕竟那里不过是个管理阵法的地方。

    林青峰不以为杵,此时面露微笑,冲着痴傻孩童轻轻的招招手,温声道:“孩子,来我这吧。”

    林青峰用意明显,便是这孩子没有凝气,他仍要收其为徒。

    痴傻孩童拎着柄木剑,垂头走到林青峰身旁,突然拉着他的衣袖,低声道:“师傅,我会耍剑!”

    说完,退后一步,便开始对着空中乱刺。

    众多孩童见怪不怪,发出一声哄笑。

    “这么多修士前辈在场,二愣子又犯傻了,真丢人,呵呵。”

    “这傻子神志不清,整天就知道耍剑,我看是耍贱,哈哈。”

    其他掌教见这孩子痴傻模样,听到底下议论声,也不禁发出几声轻笑。

    林青峰面色一冷,双眼盯着胖瘦两个道士,寒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胖道士心里一紧,连声道:“孩子,快来拜师,这是你的机缘。”

    瘦道士被林青峰气势所慑,连忙道:“这孩子这副痴傻模样有半个月了,不是我们弄的。”随后快步上前,推向痴傻孩童,嘴里骂道:“少装疯卖傻,快来拜师!哎呦!”

    瘦道士一声痛呼,却是手掌被痴傻孩童的木剑胡乱中刺了一下,旋即大怒,竖眉瞪眼,大吼道:“小崽子,你敢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